第十四章 僵尸媳妇儿鬼孩子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
鬼不语全集   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    河神鬼水怪谈    金棺陵兽    天下霸唱   

第十四章 僵尸媳妇儿鬼孩子

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:2013-02-14
Booking.com
Buy
  一
  河神郭得友的事迹,经过添油加醋,如同长着腿儿的谣言,在解放后又迅速传开了,竟让一个想都想不到的东西找上门来,话说那天郭师傅听老梁唠叨完,从公安局骑车回家,自从河龙庙义庄拆除,他搬到了关上斗姥庙胡同,那也是一大片平房,直到三四十年代才盖起来,地名沿用旧时的地名,以前有座斗姥庙,所以叫斗姥庙胡同。
  解放前胡同里还有这座庙的遗址,老天津卫寺庙庵观教堂众多,斗姥庙是其中之一,也叫太平宫,全名为护国太平蟠桃宫,前身是明代的五显财神庙,所谓五显财神,是指五个结拜的兄弟,姓氏不同,名字里都有个显字,生前广有钱财,经常周济穷苦人,夜里去给穷人家送元宝,死后受封五显财神,在以往的传统中,有大年初二到五显财神庙烧头香借元宝的习俗,每年正月初二开庙都要举办庙会。
  到了明末清初,五显财神庙让大水冲毁,朝廷下令在此修造庙宇供奉西王母和八臂斗姥,斗姥庙盖在一个土台子上,前殿是王母娘娘的宝像,后殿供奉三目四首八臂的斗姥娘娘,正殿当中还有一座鳌山,塑着四面八方踏云而来的群仙到宫中参拜西王母的场面,庙虽不大,香火却很盛,烧香拴娃娃求子嗣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。
  传说每年阴历三月初三,是西王母寿诞,每年那时候都要举行庙会,庙会期间正值春末夏初,气候宜人,因此格外热闹,八臂斗姥庙前车水马龙熙熙攘攘,游人如织,鱼贯而行,道路两边摊棚林立,卖药糖卖扒糕凉粉的吆喝声此起彼伏,一嗓子能传出二里地去,可能由于香火太盛,辛亥年庙会发生了大火,整个斗姥宫烧成一片废墟,只留下给王母娘娘守宫门的一只石狮子,三十年代陆续盖起了民房,那只石狮子还留在斗姥庙胡同口,郭师傅两口子住的小平房,门口正是这尊残缺不全的石狮子,好像门墩似的,可惜不是一对。
  旧时,宅院跟前大多有石头雕刻成的门墩,摆在门轴处,也称门枕或门鼓,还有的地方叫抱鼓石,起到保护门轴和镇宅的作用,最常见的门墩是狮子形状,因为狮子是百兽之王,狮与“世、嗣、事”谐音,四只狮子叫四世同居,两只是事事如意,狮子有佩绶称好事不断,大狮子踩小狮子暗指子嗣昌盛,各种说头很多,郭师傅很喜欢自家门口这只石狮子,虽然残破,却正经是个老年间的古物,打有八臂斗姥庙那天开始,便有这石狮子了,郭师傅的师爷如果还活着,都没这石狮子岁数大,夏天到胡同里乘凉,每每坐在这石狮子上,高矮正合适,也是个镇宅守门的石兽,有它把门,半夜睡觉都睡得踏实,可这天到家门口一看,石狮子没了,他心里纳着一个闷:“门口的狮子自己跑了?”
  二
  郭师傅先把自行车推进屋,那年头自行车是家里最值钱的东西,单位发的丢不起,不敢放门口,_推车进屋问媳妇:“咱家门口的狮子哪去了?”
  媳妇说:“白天胡同口修路,让干活儿的搬走填了路坑。”
  郭师傅说:“哪有这么毁东西的?那石狮子比我师傅的师傅的师傅岁数都大,凭什么让他们拿去填路坑?”
  媳妇说:“那又不是咱家的东西,我也不好管。”
  郭师傅说:“可惜了,哪天我得给它刨出来。”
  媳妇说:“老郭你可别多事,小心让人把你举报了,快洗把脸,先吃饭,哪天你得空,把胡同里那棵石榴树拔了才是正事。”
  斗姥庙胡同有株石榴树,是株死树,早不结果实了,老天津卫的人迷信,忌讳自己家门口有石榴树,石榴一包开里头全是子儿,也叫百子果,百字发音同败,百子就是败子,绝后的意思。
  郭师傅说老娘们儿迷信,没再理会,他洗脸吃饭,哪里想得到,门口那只石狮子没了不要紧,夜里可就有东西进屋来找他了。
  当天晚上在家吃饭,媳妇煮的荷叶粥,过去老百姓夏天喜欢煮这种粥,先把米熬开了花,粥汤滑腻黏稠,将折去根茎的荷叶盖在粥上,过一会儿,那热气腾腾的白粥,就变成了浅浅的绿色,荷叶的香气随之溢出,这时撤火端锅,盖上锅盖闷着,闷到荷叶的香气,全散到粥里,那种特有的香醇,只要吃过一口,永远也不会忘掉,端上桌配一盘拿醋和辣油拌过的萝卜丝,就着棒子面饼子吃,老百姓家再普通不过的粗茶淡饭,吃饭时,郭师傅看连雨天气候潮湿,家里墙皮脱落了好几处,想哪天找个空,重新裱糊一下,想到这不免跟媳妇感慨几句,可惜了他那裱糊扎纸活儿的手艺,如今只能用来糊墙皮捏纸盒,又和媳妇商量明天晚上吃什么饭,媳妇打算做麻酱面,让他转天下班回来顺道捎二斤切面,再不然便是榆树钱糠窝窝头,夏天的家常便饭也无非就是这几样。郭师傅说:“你身子不好,也不能总吃这些,得吃点好的补补,往后还指望你生个一男半女,不争是男是女,有这么一个子女,等咱们死后,坟前也好有个拜扫之人。”
  两口子说着家里过日子的琐事,早把那石狮子忘到脑后去了,吃完饭,媳妇收拾碗筷,外头阴雨连绵,郭师傅坐在前屋糊纸盒,告诉媳妇明天会卖些白羊头肉带到家当晚饭,郭师傅知道有一个做白水羊头的马回回,家传六代,推车摆摊卖羊头,手艺当真是一绝,人家做的白水羊头肉,切得其薄如纸,撒上椒盐面屑,堪称滋味无穷,夏天讲究冰镇,没尝到味道,光听他那吆喝声都能勾走人的魂儿,郭师傅爱吃会吃也懂吃,只是没钱,说起这些头头是道,等明天收摊买人家卖剩的白水羊头肉,不仅便宜得多,味道也不会走样,两口子又说了一会儿话,郭师傅让媳妇先去里屋睡觉,他要多糊几个纸盒,不知不觉到可半夜,听外头的雨也不下了,郭师傅打个哈欠,还剩下十几个纸盒,困得实在睁不开眼了,累的腰酸胳膊疼,看东西也看不清了,有心留到明天早上起来再糊,此时耳听屋门轻响,好像有人想推门进来,推得很轻,要不是半夜还没睡也不会听到,他心想:“夤夜入室,非奸即盗,这深更半夜的,谁在外头推我们家的门?”
  三
  夜太深了,这个时间绝不会有街坊邻居来串门,即使是有人来找,也该敲门而不是偷偷摸摸地推门,斗姥庙胡同地皮干净,本是烧香敬神的地方,百余年来没有坟头,因此不疑心是鬼,以前有一路贼叫门虫儿,专等夜深人静鸡不叫狗不咬都睡死了的时候,挨家挨户的悄悄推门,谁家睡觉忘了顶门,贼就推开门,蹑手蹑脚摸着黑进屋,贼不走空,摸到什么就偷什么,有时也用刀伸进门缝里拨门栓,拨开门拴再进屋,以前家中老人总是不忘嘱咐小辈儿:“半夜睡觉千万关紧了门户,别让门虫儿溜进来!”丢东西是小,万一盗贼用刀捅人,一家老小睡得正沉,到时候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。
  郭师傅毕竟是公安,水上公安也是公安,当然不怕“门虫儿”,听屋门外发出轻响,寻思:“贼胆包天这话不假,此贼的胆子当真不小,我这屋里的灯还亮着他也敢推门,这还了得?”可那门里头插着插官,还有杠子顶住,从外边根本推不开,他顺手抄起顶门的棍子,起身拨去插官拽开门,拎着棍子往外看,胡同里其余的住家早都睡了,这地方也没路灯,门外黑咕隆咚,一个人影儿都没有。
  郭师傅心说:“这不怪了吗,如果是贼听见开门逃走了,不可能没有脚步声,上房了?”想到这,抬眼往上看,天太黑,看了半天什么都看不见,也感觉不到有东西,他心里纳着个闷儿,刚要推上门回屋睡觉,听对面有“叽叽咕咕”的响动,声音并不大,深夜听来却很真切,胡同中黑灯瞎火,离得虽然不远,可看不见是什么东西在那叫。
  屋前有门头灯,郭师傅拉下门边的灯绳,一看真是怪了,家门口有只大老鼠,背毛斑白,活的年头可能不少了,两眼绿幽幽的,看见人也不跑,就蹲在那望着他,郭师傅心知是这只大老鼠在推屋门,挥手去赶:“去!这屋里没有给你吃的东西。”
  郭师傅轰了几次,见那只大老鼠仍是徘徊不走,似乎要做什么,问也没法问,想也想不通,好叫人不解,忽然想起听说过当年王母宫斗姥庙香火很盛,后殿供着八臂斗姥娘娘,每逢开庙会那几天,斗姥娘娘的宝像前要摆上百盏油灯,那时便有许多老鼠来到庙中,专偷殿内油灯里的香油,也啃牛油蜡烛,群鼠似有灵性,从来不敢走正门,总是从后殿墙根的破洞溜进去,不开庙会的时候这些老鼠就不出现,善男信女们以为老鼠也是仙家,到庙里是参拜西王母和斗姥娘娘,故此不予加害,对它们偷油啃蜡的举动,也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  郭师傅心想:“平常的老鼠该当怕人才是,怎么会半夜来推门?见了灯光也不逃?更蹊跷的是平时不来,偏是今天守门的狮子被搬去填了路坑,这只老鼠才敢来,真是当年在庙里偷灯油的鼠仙不成?”
  四
  郭师傅想起当年斗姥庙鼠仙偷啃蜡烛的传说,这么大的白背老鼠也是少见,他心觉有异,可屋里并没有灯油蜡烛,又没有隔夜之粮,老鼠为什么在门前不走?
  正纳着闷,那只老鼠掉过头顺着墙边走了,郭师傅以为自己想得太多,一看老鼠走了,他也想回屋睡觉,可那老鼠走出不远又停下,扭回脸盯着他。
  郭师傅心说:“这是要让我跟着走?”他回屋拿了手电筒,然后关好门跟着那只老鼠走,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。
  八臂斗姥庙胡同算半个郊区,位置挺偏僻,出了胡同口往北去,是好大一处灰坑,两个体育场加起来那么大,周围没有住家,当年全是芦苇地,造斗姥庙的时候烧芦苇取土,形成了一个长方形的大坑,坑中土质不好,尽是暗灰色的淤泥,所以叫灰坑,另外还有个地方叫灰堆,跟这个大灰坑两码事,天热的雨季灰坑里积满了水,臭气熏天,坑底淤泥上长出了一人多高的蒿草,蚊虫滋生,那水里也没有鱼,却有不少蛤蟆秧子,说俗里叫蛤蟆秧子,无非是蝌蚪,长大了变成蛤蟆,经过有人拿铁丝纱布做个小抄网,蹲到坑边捞蛤蟆秧子玩,大人孩子都有,一不留神滑下去,爬不上来便陷在淤泥臭水里头淹死,灰坑每年至少要死两三个人。
  郭师傅在后头跟着那只老鼠,走到灰坑边上,再找老鼠找不着了,可能是哪有个洞,顺窟窿钻了,眼看四周荒草掩人,黑漆漆没有灯火,深夜无人,野地里连蛤蟆的叫声也没有,这情形让他都觉得有点发怵,远远听到谯楼之上钟打三更三点。
  由打明朝凿筑天津城开始,老城里便有鼓楼钟楼,晨钟暮鼓的报时方法,作为一种传统延续了几百年,五十年代之后才逐渐取消,那年头很少有人戴得起手表,百姓们都习惯于听钟鼓报时,当时平房也多,平地开阔,鼓楼上一打更,声音能传出很远,刚解放那些年,人们说到晚间几点几点,仍习惯说几更,一夜分五更,每更一个时辰,一个时辰相当于两个钟头,晚上一九点为定更,三更是零点前后,二更到五更只敲钟不击鼓,钟声清远,不至于影响老百姓睡觉,天亮后是先击鼓再敲钟,郭师傅一听城里鼓打三更,自己跟自己说:“深更半夜跟着只老鼠跑到荒郊野地里,我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?”想想可笑,转身要走,手电筒照到灰坑水面上,隐约看到一个白乎乎的东西。
  那地方是大灰坑的一个死角,平时捞蛤蟆秧子的人都不会上这来,换了旁人即使看见,也不会多心,可郭师傅那双眼是干什么吃的,一打眼就看出水里那东西是个死尸,脸朝下后背朝上浮在水面上,灰坑里尽是恶臭的淤泥水草,坑中积水也不流动,这个人死后一直在那没动过地方,在水面的蒿草中半掩半现,浸得肿胀发胖,正是天热的季节,死人身上已经长出了白蛆。
  郭师傅拿看到灰坑里有个死尸,天热爬满了蛆,夜里没法打捞,只好先回去,让丁卯到公安局去找人,等到天亮,拴个绳套,把尸体拖拽上来,死尸身上有衣服鞋袜,周围看捞尸的住户指认,死尸是住在离灰坑不远小王庄的一个年轻人,前几天出门再没回家,找遍了也没找到,没想到滑进灰坑里淹死了,这地方这么偏僻,怎么让郭师傅找到了?
  公安局的老梁也奇怪,问郭师傅怎么发现的死人?郭师傅说是赶巧了,昨天夜里我们家闹耗子,追着那只大耗子到这,才瞧见灰坑里有长满了蛆的死人。
  五
  住在周围的老人们就说了:这可不是巧,㈤⒐⒉你知死的这位是谁?这年轻人的祖上,是地方上有名的孙善人,开了个孙记杂铺,杂铺就是杂货铺,老天津卫人说话吃字,说出来说成孙记杂铺,把货字省了,孙记杂铺的老掌柜,一辈子专好积德行善,扫地不伤蝼蚁命,在身上逮个虱子都不忍心捏死,年年到蟠桃宫八臂斗姥庙里烧香,当时蟠桃宫后殿老鼠多,年年庙会来偷灯油啃蜡烛,庙里看香的火工道不饶,打算收拾这些鼠辈,孙记杂铺老掌柜得知此事,劝火工道给那些老鼠留条生路,咬坏多少蜡烛偷吃多少灯油,这笔账都由孙记杂铺的老掌柜加倍还给火工道,这不是孙家杂铺的后人死在灰坑里,有只当年受过恩的大老鼠,把河神郭师傅引到这,要不然谁能在如此偏僻的地方找到这个死尸?民间传说胡黄白柳灰是五大家,老鼠是其中的灰家,尤其常年在庙里的老鼠,谁敢说它们没点灵性?
  人们说着说着,又说到因果迷信上去了,郭师傅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,一看老梁铁青着脸,赶紧让大伙别说了。可那些人仍是议论不绝,还说清朝那会儿出过一件老牛鸣冤的案子,有个乡农与人争执遇害,凶手把乡农的尸身埋到路面野地里,地僻人稀,凶犯以为神不知鬼不觉,谁成想杀人埋尸的经过,都让农夫牵的老牛瞧在眼中,后来农夫家人牵着这头老牛去耕地,每次走过埋尸的地方,这头老牛就跪地流泪,怎么打也不肯走,人们感到这老牛的举动反常,挖开地面看到了遇害者的死尸,于是报官破了案,八臂斗姥庙附近确有其事,既然以前有老牛鸣冤,如今出这件事也不稀奇。
  老梁听完一脸的不悦,但他不想跟那些人多说,将郭师傅叫到一旁,他说按常理来看,大灰坑里的死者,很可能是意外陷进泥水溺亡,天气太热,尸体已高度腐败,具体原因还要送去进行尸检才会知道,至少三天以后才有结果,他对郭师傅以前提到过捞尸队点烟辨冤的事,感到难以置信,他认为郭师傅脑子里的迷信思想根深蒂固,怎么可能从香烟上看出死人有没有阴气和怨气?他想让郭师傅在这当场来一次点烟辨冤,看看在捞尸队传了几百年的迷信方法,究竟是怎么做,会练的不如会说的,只会耍嘴皮子的人往往说得神乎其神,却未必有什么真本事。
  老梁这是想难为难为郭师傅,他认为看烟辨冤根本不可能,打算当着围观人群的面,让大伙都看看,这终归是旧社会的迷信手段。
  郭师傅何尝不明白老梁同志的意思,水上公安平时只管捞出浮尸,从不过问人是怎么死的,可今天这事来得蹊跷,他要有个担当,听了老梁的话没法在推脱了,一摸口袋里没带烟,只好问老梁借。
  老梁有包前进牌香烟,解放初期很普通的一种烟,他掏出来低给郭师傅,问道:“老郭,这种烟能行吗?”他话里的意思其实是说:“等会儿你那套迷信手段不灵,可别怪我给你的烟不好。”
  他之前听郭师傅提过,从河里捞出一具腐臭发胀的死尸,巡河队点根烟就能瞧出这个人是不是有冤情,因为死人有阴气,掉在水里淹死的是横死,死后被人抛尸在河中,那是冤死,这两者的阴气不同,阴气重的有冤情,区别在于是不是死在河里,抽烟时看看烟雾,就能分辨出阴气,未免太悬了,老梁是坚决不信。
  郭师傅接过烟说:“不分好坏,是烟卷就行。”划火柴点上烟卷,然后蹲在死人旁边,一口接一口的抽烟,看也不看那具浮尸一眼。
  老梁心想这和我往常吸烟没什么不同,哪看得出阴气?他问郭师傅:“怎么样?瞧出什么没有?”
  郭师傅不说话,连着抽烟,抽完这根烟,站起来对老梁说:“有冤气,鬼不语,准是死后被人抛尸。”
  围观的人们一阵哗然,都听过巡河队老师傅会看烟辨冤,但谁也没见过,今天看见郭师傅只蹲在死尸身旁抽了根烟,站起来就说有冤情,简直神了。
  老梁暗中摇头,心说:“故弄玄虚,我一直盯着你在死尸旁边抽烟,我怎么没看出哪里有冤气?”
  从灰坑污水中打捞出的浮尸,很快被送去检验,过后老梁又把郭师傅找来说:“上次还真让你蒙对了。”
  郭师傅说:“咱可不是蒙的,当年巡河队老师傅传下这法子,专看河漂子身上的阴气,十个里头至少能看准九个,只不过官面儿上有官面儿上的章程,我们这土法子上不了台面,一般只在私底下看看。”
  老梁说:“胡扯,抽根烟就能辨出死人有没有冤气,那还要公安和法医做什么?”
  郭师傅说:“咱们这个五河捞尸队,每年打捞的浮尸难以计数,见这种事见得太多了,积年累月总结出一些土法子,上不告父母,下不传子女,逢人不可告诉,只能师傅传徒弟,一代接一代口传心记。”
  老梁很固执:“你要不把话说明白了,究竟怎么从烟卷中看出有冤情,我就信不过你,只好认为你这是迷信残余。”
  话说到这个份上,郭师傅也没法子了,不得已,只好把看烟辨冤的实情告知老梁,他在死人身边抽烟,不是看烟卷冒出的烟呈现出什么形状,喷云吐雾之际也看不到阴魂。
  六
  老梁说:“你瞧,我就说在死人旁边抽烟什么也看不见,这不是装神弄鬼又是什么?”
  郭师傅说抽烟时看不见鬼,却真能看出有没有冤情,怎么回事儿呢,天津卫是九河入海之处,河岔坑洼交错分布,河道中出现的浮尸,不光是游野泳淹死的人,各种死法都有,清末以来,世道荒乱,各路帮派林立,盗匪多如牛毛,杀人之后弃尸于河的事情屡见不鲜,捞尸队整天不干别的,只跟这些河漂子打交道,虽说不管破案,可见浮尸见得多了,总结出不少经验,比如说这看烟辨冤,不一定非得用烟卷,当年也有烧黄纸符的,反正是能烧出灰的东西,或是烟灰,或是纸灰,或是香灰,拿这个灰撒到死人身上,看烟灰能附上多少,附的多阴气就重,阴气重说明有冤情。
  这个阴气,很难明说,没法形容,也许能感觉到,但是看不见摸不着,捞尸队说阴气重,是指河漂子必然有冤,如果是死后抛尸下河,那死人气息已绝,与在水中淹死的人绝不相同,不过河道里出现浮尸,大多是在天热的时候,发现得早还好说,发现得晚那浮尸肿胀腐烂,面目都没法辨认,清朝那会儿,官府不作为,捞出的浮尸,先让巡河队的人看一下,看出有冤再去报官,巡河队的师傅们久而久之,摸索出一些经验,也相当于半个仵作了,拿烟灰纸灰撒到浮尸身上,能看出是不是有冤,所谓有冤,就是说入水前人已经死了,当年没有不迷信的人,直接说有冤没冤,不会有人相信,非要说阴气重,人们才肯信,民国以后,司法逐渐完善,这种土法子很少再用,至于其中的原理,郭师傅说不清楚,师傅也没告诉过他,可这法子是真准。
  老梁听完郭师傅的话,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他说:“你以后真应该带几个徒弟,把捞尸队这些经验和方法传下去,对咱们破案大有帮助,但你可不能再提什么阴气冤情了,那全是封建迷信。”
  说罢看烟辨冤之事,老梁又跟郭师傅说起灰坑里那具长满白蛆的腐尸,经过验尸,发现死者是被凶手用利器击打后脑毙命,抢走身上财物之后抛尸灰坑,解放以来,相同命案出了七八起,从凶器和作案手法上看系同一人所为,凶器是件很锋利的铁器,不是斧子,斧子砍人脑袋是竖口,这个却是横口,估计该凶器是木匠用的刨锛,这东西像锤子,铁头的一端扁如鸭嘴,另一端钝如榔头,下边接着个木柄,刨锛打劫在百余年前已有,始于关外黑龙江,凶徒通常是半夜时分,选地僻人稀之处下手,趁前边走路的人不备,从后快步跟上去,抡起刨锛朝那人后脑勺就是一下,这个手段非常狠,也叫“砸孤丁”,比打闷棍抢劫的危害更大,因为刨锛锋利沉重,砸到脑袋上非死即残,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便被撂倒了,夜里孤身行走的没有有钱人,只不过能抢得少许财物,有时遇害者身上一毛钱也没有,仅揣着两个烧饼,为这两个烧饼就把命搭上了,所以说刨锛打劫最遭人恨,抓住行凶之辈千刀万剐也不为过,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,木匠使刨锛干活儿的越来越少,很少再有这类的事情发生,没想到解放后居然还有人用刨锛打劫,公安人员虽然掌握了凶器的线索,却找不到来源,因此这几件案子一直没破。老梁知道郭师傅熟悉本地情况,这次又要请他帮忙。
  郭师傅曾听过刨锛打劫之事,那是老时年间的传闻,以前哪个地方一有刨锛打劫的案子发生,当地木匠全跟着受牵连,木匠们为了避嫌,不敢再用刨锛干活儿了,到如今,刨锛这种东西已经很难见到,总不可能挨家挨户的去搜,他答应老梁留心寻访,天底下没有破不了的命案,不管隔多少年,准有个结果,斗姥庙里的老鼠深夜叩门,引他在灰坑找到死尸,你能说这不是阴魂报冤?
  七
  郭师傅有了这个念头,却不敢当同老梁的面说,自此起开始留意寻访。
  您瞧天津和北京离得这么近,两地民风却大有不同,举个例子,北京城那些混社会的叫玩主,天津卫混社会的叫玩闹,同样是在社会上玩起来混出头的,一字之差,这分别可就大了,也体现出两地人的特点,天津卫跟着到处起哄架秧子的闲人太多,好凑热闹,唯恐天下不乱,一九五三年夏天,灰坑捞出一具长蛆的腐尸,据公安机关判断是刨锛打劫的遇害者,水上公安郭得友发现的死尸,发动群众举报线索,很平常的一件事,传出去可就不一样了,人们说起刨锛打劫的凶案,不免添油加醋,描绘得极其血腥惊悚,甚至给作案的凶徒起了个代号叫“木匠”,说这木匠心黑手狠,行踪神出鬼没,出动多少公安也拿不住他,直到斗姥庙鼠仙鸣冤,带河神郭得友在灰坑找到死尸,郭二爷是谁,那是“河神”,他出手没有破不了的案子,“木匠”算是折腾到头了,早晚要落在河神郭得友手里。
  评书相声之类的传统曲艺,何以在天津这么吃得开?只因当地百姓专喜欢听这些有传奇色彩的故事,别管真的假的,哪怕是谣言呢,说起来耸人听闻便好,本来老梁只是让郭师傅帮着寻访相关线索,可一传十,十传百,外边全说郭师傅要破刨锛打劫的案子,人言可畏,传得跟真事儿似的,让那些做木工活儿的师傅学徒们人人自危,纷纷找上门,向郭师傅述说自己的清白,一家大小都跟着来哭诉:“我们木匠招谁惹谁了?”
  且说外边传遍了河神郭得友要破刨锛打劫案,真正做案的那位也吓坏了,关上关下提起字号,四五十年代谁不知道“河神”?
  刨锛打劫的凶徒姓白,住到北站一带,三十来岁不到四十,名叫白四虎,原先是个杀猪宰牛的屠户,放着正道不走,专想邪的歪的,前些年路过卖旧货的鬼市儿,看摆地摊儿的卖一柄扁嘴铁锤,摆摊儿的人也不知道那是什么,他们家还开过棺材铺,常在一旁看木匠活儿,认得刨锛,也听说过当年关外有人用刨锛砸人劫财,锤子榔头斧子都不如刨锛好使,砸孤丁是一下一个不留活口,当即掏钱买下,揣到怀里,趁着天还没亮,去河边砸倒了一个人,劫得一捆皮货,死尸踹进阴沟,当时正在打仗,无人过问此事,白四虎尝到了甜头,经常到郊外砸孤丁,有时候能劫到钱,有时候劫点粮食,也有两手空空的时候。
  白四虎这个人平时少言寡语,三脚踹不出个屁来,出门跟什么人也没有话说,其貌不扬,看起来老实巴交,为人很窝囊,谁逮谁欺负,却有一肚子阴狠,嗜杀成瘾,他杀猪宰牛之时,总是先把牲口折磨够了再弄死,宰杀大牲口一般都是天没亮的时候下手,可他在屠房里宰猪发出的惨叫声直到天亮才停,把住在附近的人吓得昼夜难安,没人敢买他的肉,久而久之折尽了本钱,无以为生,便靠着刨锛砸孤丁劫取财物,对付口饭吃。
  新中国成立之后城里实行军管,军管会将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份子,该抓捕的抓捕,该枪毙的枪毙,解放前的帮派混混儿、地痞流氓、抽大烟的和妓女全部接受了改造,治安情况比以前好多了,可在月黑风高的时候,白四虎仍敢揣上刨锛出去作案,一九五三年夏天,郭师傅在斗姥庙后边大灰坑里找到的那具腐尸,也是此人下的黑手,什么都没劫到,这白四虎是胆大亡命心黑手狠的凶徒,从不把公安放在眼里,自认为作案没有规律,不会被任何人发现,但他听外边风传河神郭得友要查刨锛打劫的案子,解放前早已听说郭师傅怎么怎么厉害,想起因果报应之说,心里竟不免发慌打怵,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,总觉得自己让人给盯上了,只要身边有些个风吹草动,便以为是河神郭得友带公安找上门来。
  一九五四年正好进行肃反运动,全城大搜捕,军管会、民兵、巡防队全部出动,马路上十步一岗五步一哨,挨家挨户登记户口,到处张贴布告,严查一切身份来历不明的可疑之人,并且指明了要拿刨锛打劫的凶犯。
  然而以当时的情况而言,公安怎么查也查不到白四虎头上,此人其貌不扬,是个掉人堆里找不出来的主儿,出门又不说话,向来是受别人欺负,响屁都没放过一个,谁会想到他是刨锛打劫的凶徒?郭师傅又在捞尸队干活,每天家里外边的忙,也不是专管破案的,只是白四虎自己做贼心虚,鬼不语,越想越怕,又由怕生恨,把郭师傅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,在家忍着一直不敢再去作案,说话到了一九五四年,阴历五月初四,端午节之前那天,家家户户包粽子,白四虎实在忍不住了,半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低声跟他媳妇商量:“我这两天心神不安,只怕要出事,我想我也别等着姓郭的上门逮我了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我上他家把他弄死,往后咱们一家三口就睡得安稳了,你看行不行?”他媳妇躺在一旁不言语,白四虎又问:“你要不言语我可当你答应了?”他媳妇仍然一动不动的躺着不出声,也不可能开口说话,因为这个女的不是活人。
  八
  刨锛打劫的白四虎,家里有媳妇有孩子,一家三口,活人却只有他一个,他媳妇是个死人,孩子是小鬼儿,除了白四虎谁也看不见。
  咱得交代一下这是怎么个由来,前几年,白四虎在路上遇到一个女子,她半夜三更孤身一人走路,走在半道让白四虎用刨锛砸倒了。白四虎越看这个女人长得越好,后悔怎么一下给砸死了,一时心生邪念,将女尸放在车上推回家,他家住的地方很偏,天还没亮,周围的住户都没发现,回到家看这女尸面容如生,脑袋后边也不冒血了,就跟睡着了一样。白四虎打了三十多年光棍,没娶过媳妇,便躺在炕上搂着死人睡觉,不睡觉的时候跟女尸说话解闷儿,每天给女尸喂肉汤,抹身子,当成自己的媳妇来照顾。说来也怪,这个女的死是死了,可是并未腐臭,还能灌得下汤水,民间称此为活尸,过了几个月,肚子吹气赛的变大,居然还有了身孕,但不足月就生产了,生下来是个死胎,他却每天在屋里呼来唤去,起个小名叫小虎,好像家中真有个孩子满地跑。
  半年后这个女人身上开始发臭,肉汤再也灌不进去,之前还是“活死人”,那时候不懂什么植物人,说老话就是“活死人”,后来确实死了,白四虎舍不得将女尸埋掉,但尸臭遮不住,天也热,死人味儿越来越大,过不了几天,周围的住户都得找来,他一想怎么办呢,心生一计,一大袋一大袋地往家背盐,用盐把女尸腌起来,街坊邻居看见了,都以为白四虎口重,爱吃咸,天津卫临近海口,芦台自古产盐,也没人觉得奇怪,这一来死尸没味儿了,只是不能再亲热,因为太咸,能齁死卖盐的。
  白四虎脑子不正常,仍把这女尸当媳妇,又想象那个孩子也在,一家三口关起门来过日子,周围的邻居竟没一人发觉,夜里他起了杀心,天亮后跟媳妇说:“你在家好好看着孩子,我去找姓郭的,不在他脑袋上凿个窟窿,咱往后过不安稳,等我回来给你们娘儿俩买粽子吃。”
  他自己叨叨咕咕,起身穿上衣服,先忙家里的活儿,阴历五月初五是端午节,当时还保持着旧俗,家家门楣上挂艾蒿,因为天时渐热,伍⑨㈨挂艾蒿的用意是驱除毒虫,百姓们用艾蒿搓成绳子,晒干后点燃了,可以赶蚊虫驱邪祟,老话说得好“端午不带艾,死了变妖怪”。
  以前过端午,还把雄黄参到酒中,用雄黄酒给小孩画虎,就是蘸上雄黄酒,在小孩额头上画个王字,并且在口鼻耳目等处画圈,据说这样也可以防虫,并用红纸剪成五毒形象,糊在窗户墙角各处,这是五毒纸,在民间也叫除五毒,五毒是指蝎子、蜈蚣、长虫、蟾蜍、壁虎,根据地区不同,五毒也不完全一样,除五毒的日子多在清明谷雨前后,家里有孩子的,还要请老娘妇女用五彩丝线,做成小粽子小篦子小老虎等物,给小孩挂在脖子上,白四虎也按照过端午的习俗,在家里糊上五毒纸,又给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儿子画虎,忙活到下午,将刨锛凶器塞到后腰,径直去找郭师傅。
  可走到胡同口又转回来,别看白四虎以往砸孤丁时心黑手狠,到这会儿却不敢动手,心里真是怵,垂头丧气地回了家,刚是下午,天还没黑,但是关门闭户,也没点灯,屋里很暗,他蹲在墙角抱着脑地呜呜地哭,使劲揪自己的头发,一把一把的拽下来,满腔怨愤,又恨又怕又委屈,胸口好似要炸裂开来,想老老实实过日子怎么这么难,万一让那姓郭的拿住,媳妇和孩子怎么办?
  炕上的女尸忽然开口说道:“没用的东西,这点胆子都没有。”
  九
  女尸说话的声音很低,好像由于很多年没动,喉咙和舌头十分僵硬。
  白四虎目瞪口呆,怔了半晌,说道:“你终于跟我说话了!”
  您说白四虎头脑不正常,女尸说话是不是他自己想象出来的?不是,他当真是听到屋里有人说话,咱们是越说越渗人,可白四虎该怕的不怕,他听完这句话,两眼直勾勾地蹲在角落里,思前想后胡乱琢磨,为了老婆孩子,终于狠下心来,揣上刨锛出了门,一路去找过师傅,解放前他就听过郭师傅的名字,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,事先打听准了,也看好了相貌身形,候到郭师傅下夜班,他悄么声地跟在后头,准备走到没人的地方一锛儿撂倒。
  郭师傅半点也不知情,下班骑上自行车往家去,正过端午,五毒并出的日子,天一黑马路上就没人了,万没想到身后跟着个白四虎。
  白四虎也没想到郭师傅骑自行车,他却是用两条腿跑,好不容易追上,远远跟到一条偏僻的马路,看左右无人,正可下手,他气喘吁吁地跑上去,抡起刨锛,朝着郭师傅脑袋后头便砸,可是跑得累了,脚步发沉,传出了抬腿落足之声。
  郭师傅听到后边有人跑过来,以为有熟人找他,回头一看,却是个粗眉大眼的汉子,左耳边似乎有块青色淤痕,手里抡着什么东西从后赶来,瞧见他回头,惊得那人掉头便逃,郭师傅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,只在昏暗的路灯底下,瞧见对方手里握的似乎是刨锛,心里也是打个激灵,寻思没准是刨锛打劫的案犯,急忙骑车去追,却不知那个人跑哪去了。
  不提郭师傅,再说白四虎,端午节当天跟随郭师傅,跟到半路想要下手,哪知对方突然回头,他心里本来就怵,让郭师傅一看,惊得赶紧逃开,逃到家中顶上门,他自知一半天之内,必定有人找上门来拿他,悔得肠子都青了,他不怪自己,只怪郭师傅,越想越恨,蹲到屋里用脑袋咣咣撞墙。
  白四虎家是祖上传下来的老房子,年头很多,不下五六十年,虽说只是普通的民房,房子却盖得很是规正,一明两暗三间正房,截去一间,等于是一明一暗两间屋,门在外屋,里屋在侧面,海漫的青砖铺地,老房子没有洋灰地面,都是在地上铺砖,地砖不平铺,而是竖起来码齐对正,这么铺叫海漫,因为砖头竖面窄,受力面积小,不容易踩坏,也不怕雨水浸泡,能用很多年,不过海漫铺要比平铺用的砖多,白四虎家这两间房不大,但全部是真材实料,地面和四壁用清一色的“磨砖”,磨砖即是古砖,头里咱们说过,早年间天津卫砖窑多,而且多为官窑,烧出来的大砖用于造城,一九零零八国联军逼迫清政府拆除天津的城墙城楼,有不少人捡拆城拆下来的城砖,拿车推回家盖房,在当称时旧城砖为一宝,有句俗话——“烂砖头垒墙墙不倒”,便是这么来的,屋瓦大多使用青板瓦,正反相扣,再用青灰抹顶。
  据说白四虎家打祖上好几代开棺材铺,那时候有点钱,置下一座宅院,分为内外两院,进门有影壁,外院横长,内院竖窄,坐北朝南,正房只有三间,因为那时候还有朝廷,庶民房舍不过三间五架,不许用斗拱饰彩绘,封建社会有这么个制度。
  正房两边是耳房,这样的格局叫做“纱帽翅”,有升官发财的意思,传到他这辈儿棺材铺开不下去了,家里仅留下两间小平房,加起来约有二十平米,在北站前身的一条胡同里,其余各间旧屋已是几经拆改,胡同院子房屋的格局全变了,白四虎他们家里屋是一间屋子半间炕,女尸放在炕上,用被子盖住,端午节这天半夜,他一个人蹲在外屋叫苦,此时只听炕上女尸又开口说道:“姓郭的死了吗?”
  白四虎多年以来习惯了,在外头一句话没有,到家跟这女尸什么话都说,当下叹了口气,说道:“别提了,我跟那姓郭的走到半路,正要一锛砸倒他,怎知那厮好不警觉,听到我的脚步声便转过头来看我,我……我一时胆怯,没敢下手,却让他看见我了,唉,想来咱家这日子要过到头了,不出三两天,官衣儿定会找上门来拿我,我舍不得你跟孩子,我也不想蹲土窑吃黑枣。”
  女尸出声说道:“我给你出个主意,你依我之言,保你平安无事,却准让那姓郭的死,你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……”
  要说白四虎家里的女尸,死了有五六年,死尸用盐裹住,几年来一动不动地躺在炕上,此时突然开口说话,这不是见鬼了吗?她又给白四虎出了什么主意?这也是个扣子,咱们埋住这个话头,留到下回分解。

上一篇:第十三章 人皮炸弹 下一篇:第十五章 灶王爷变脸
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相关文章
热门关注